首页 > 生活

少儿编程进入深水区,企业要面对哪些难题?
2019-10-09 00:54:02

【编者按】众人追捧的“少儿编程”,如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资本风口已不再,自我输血能力不足,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少儿编程们需要培养自我造血能力。

当行业进入深水区,如何修炼内功成为了每个企业必须要重视的问题。国内少儿编程发展路漫漫其修远兮,未来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本文转自公众号“幼教观察”,经亿欧编辑整理,供行业人士参考。


目前,整个少儿编程行业仍处在发展早期。从整个赛道与市场来看,市场格局仍不明朗。资本热闹进入,市场玩家大而分散,也进一步导致这个赛道进来了很多盲目跟风者,行业发展野蛮粗狂,在争夺入口人群上,玩家们不得不面临哪些问题?

随着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信息化时代的到来。目前,少儿编程教育成为最火的教育细分赛道之一,少儿编程的火爆,源于多重因素推动,其中,政策和消费者的变化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一方面,与编程教育相关的政策红利喷涌。2019年,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出台,明确强调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另一方面,在2019年,教育部“新课标”中大幅提升了对编程、计算思维、算法方法的能力要求,甚至浙江省已经将Python列入高考选考科目内容。

同时少儿编程的广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电梯、地铁、报刊亭,可见少儿编程的火爆程度。据悉,海外少儿编程机构多以开拓B端市场为主,而国内机构多以C端市场为主,B端市场为辅。目前行业内少儿编程商业模式主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类:线上已初具规模的机构包括编程猫,傲梦,西瓜创客营,编玩边学以及妙小程等;线下机构主要以童程童美,小码王,酷码编程等机构为主。

武清曹子里手工花外放玩家与资本涌入加速行业成熟

近年来,少儿编程公司的融资喜讯不断,如小码王获得微光创投、钟鼎创投联合的1.3亿元B轮融资;傲梦编程获好未来&IDG资本联合领投的1.2亿元B轮融资等。

显然资本已经先行一步,在少儿编程赛道上狂播种,押注这个市场大小尚不明确的新赛道。根据可搜索的公开信息,目前此行业创业公司总数已超过200家。虽说少儿编程备受资本热捧,可是在这条赛道的路其实并不好走。

少儿编程企业盘点

目前,该行业竞争还未进入抢夺客户阶段,而布局整个生态系统的企业在未来具有竞争优势。2019年编程猫获得两次未披露的战略融资,在此之前已获得招银国际领投,山水创投及旗下寻找中国创客导师基金、松禾资本跟投的3亿元。

编程猫是兼具工具、培训与平台业态,据悉,编程猫累计融资近六亿人民币,领先全行业,在2019年拥有200万C端用户并与逾3000所B端学校开展合作。

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天驰曾表示:“2019年全国有2万家机器人及乐高中心,存量非常大,我们希望在2019年能有1000家线下实体店开展编程猫的课程。”据悉,2019年5月,知行教育使用自有资金以现金方式出资1421万元向编程猫增资,增资完成后,知行教育持有编程猫5%的股权。

编玩边学作为线上服务模式的代表公司之一。2019年起步,经历资本寒冬,编玩边学在成立之初就依靠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拥有了自造血能力;2019年全面转型线上,编玩边学采用直播与录播结合的教学方式。

要知道做少儿编程进学校是一道坎,在获客方面,编玩边学也使用SEM等常规方式,也会与公立学校合作,间接获客。据公开资料显示,编玩边学月流水近千万,毛利水平约65%。另外,完课率和续费率分别约为95%和80%。

面对充满竞争压力的家长和懵懂的幼童,每家公司都使劲了浑身解数,宣传少年儿童学习编程的好处,以图在新兴市场上分得一块“蛋糕”,为自己赢得一片立足之地。

面临非刚需脱课率高等生存问题

少儿编程到底学什么?不是技术,是培养一种思维方式。目前,少儿编程商业模式分为线上和线下,但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依然都面临着两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一、现阶段家长和孩子对于学习编程的需求到底有多大?二、通过低毛利、高获客成本的线上方式进行青少儿编程教学,机构能否保持充裕的现金流?又何以保证系统搭建和课程研发?

1、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毛利有限

一直以来在线教育机构获客难、获客成本高成为难题。水涨船高的融资金额和估值,更是让这个赛道变成:谁能融更多的钱,买来更多的用户群,便能跑到最后。对于在线教学低毛利、高获客成本导致无法保持充裕现金流的问题,如果想要生源,青少儿编程的在线教学需要依靠持续的营销驱动,并且在早期转化率较低,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毛利有限。据悉,编玩边学基础传统渠道,还采用游戏化获客,基于专利技术,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让学生分享或者和Minecraft结合。

但相较于线下教学,线上教学对于老师的培训、管理以及运营难度相对较低,有利于机构在发展初期的稳定运营。并且线上教学的场景是开放性的,可以随时接受学生和家长的监督,这会倒逼机构重视课程的研发设计。而从青少儿编程教育行业的长远发展来看,在线教学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大客户基数,帮助机构在低转化率下实现规模增长。

2、缺乏优质的专业老师。

这个市场原本没有少儿编程的老师,目前的老师大多来自成人IT教育,互联网公司,相关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以及有学校教育经验或幼教经验的老师经过一段时间编程培训之后成为编程教学老师。对于编程课程,由于其内包含庞大的信息数据与复杂的逻辑思维,课堂学挣钱多的软件还挣钱快习如果缺少专业老师的循循善诱,反而容易让孩子陷入茫然,失去学习动力。青少儿编程教育,其核心的价值就是锻炼学生的逻辑思维与创造力。

优质师资还面临成本问题,据某机构介绍,1对1商定模式,一节课300元,200元会分给专业老师,剩下的不足以维持运营。对于优质师资,在这个领域里不仅要与同行竞争,还可能与IT行业竞争。所以1对1在供给和盈利上都是搞不定的。

3、缺乏系统的课程;

只有少数机构有课程研发团队,有自己的课程体系,离成熟的教学和课程体系还有距离。一些小机构根本没有自己的教学体系,所教的内容甚至都是从各处东拼西凑而来。

对于一些家长来讲,少儿编程的学习更多的是承载了家长对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的”希望。如果将少儿编程划分到“兴趣班”,对于只有懵懂的小朋友又有多少是真的喜欢编程的?也许随着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有些小朋友自然也会喜欢编程。

但当下的少儿编程产业,它早已偏离了“兴趣班”的轨道,转而成了一个崭新的“教育起跑线”战场。投资者对市场规模和盈利的无限渴望,与部分中等收入家庭的教育焦虑在无意间形成了一种“合谋”,使得这一产业迅速膨胀。少儿编程产业制造出“学会编程便能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宣传神话,于是顺理成章地告别“兴趣班”的身份,变成了家长心中的“刚需”。

站在从业者的角度来看,对于市场需求,不得不面对的是孩子学习编程到底是不是刚需?一业内人人士表示,少儿编程市场刚需意味着分散,非刚需的行业恰恰有可能蕴含着占领90%行业利润的可能性。

国内少儿编程发展路漫漫其修远兮

在互联网少儿编程教育行业中,让我们看到多数少儿编程厂商主要瞄准6-16岁少年儿童,部分厂商将服务对象年龄拓展至学前和高中阶段,行业整体服努对象年龄跨越3-18岁,覆盖K12全阶段以及学前阶段。

但我们不得不注意的是学前阶段的学生心智尚未成熟,难以掌握编程所需的知识与思维;而高中尤其是高三阶段学生课业繁重,更多的时间让位于高考。因此,少儿编程行业中"少儿"定义为6-16岁阶段。

据易观数据显示,关注”少儿编程“关键词的人群多数来自东部发达省份及中部高速发展省份,这些省份(省会)经济实力强劲,居民受教育程度较高,对于下一代有着较强的培养意识。从年龄来看,30-49岁的社会中坚阶层占据大部分的比重,达90%,这部分人群有着较高的消费意愿与水平,少儿编程市场潜在用户购买力较强。

少儿编程人群画像

据全球最主要的少儿编程语言 Scratch 的统计数据为例,少儿编程在美国市场的渗透率最高,达 44.80%,英国为 9.31%,中国仅为 0.96%。可以看出,国内在少儿编程的发展还路漫漫其修远兮。编程基于可以提升孩子的空间思维、逻辑思维、计算以及学习效率等方面的能力,但会不会成为成为语数外之外的一门主流学科,则是未来青少儿编程是否从非刚需转变为刚需的关键因素之一。

相关推荐:

师资匮乏、量产困难,少儿编程企业如何迈过这道槛?

蒙眼狂奔时刻结束,少儿编程洗牌期将至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