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猎梦师 > 第546章雨夜
    等过了半响,这根针才停了下来,直指一个方向。

    这个法术属于辅助性的,就是用银针来做一个指南针来寻找冤孽的行踪。

    “王宁你端着,我一会得施法。”

    王宁点了点头,随后江陨铁剑背在身后又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等他做完这些我将瓶底递给了他。

    本来这个法术是要找一个碗的,不过目前材料稀缺,只能勉强应付下了。

    王宁在前面打头阵,我则是拿着一张镇邪符跟在后面。

    此刻我们已经脱离幻觉了,走廊上的灯全部打开,让阴森的环境舒适了不少。

    “到了。”

    王宁停在了一山门前,随后用手枪指着门问我要不要打开。

    我将青阳剑紧紧握在手中,示意王宁开门。

    王宁用手拉了一下门把手,没有丝毫的反应,看样子是反锁了。

    王宁向后退了两步,随后飞身一脚直接将整个木门都踢碎了。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感觉血压有点高

    “你都不能温柔点吗,踢坏了可是要赔钱的。”

    王宁耸了耸肩表示不怪自己,摸索着将房间内的灯打开。

    屋子里的家具都用防尘布盖了起来,地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看着模样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

    “这是?”

    我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副相框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查看了起来。

    相片上是一个面带微笑的中年人,他旁边站着的正是王艺纯。

    这里应该是他父亲生前的房间吧,看着陈设和照片我初步猜测。

    冤孽为什么藏在这里?

    “嗞嗞”

    屋子里的灯泡突然毫无征兆地闪了起来,忽暗忽明的灯光像是随时要熄灭一般。

    一个血淋淋的手掌从墙壁里伸出,想着我和王宁逼近。

    “这点把戏没用了。”

    我任由那个手掌印在我身上,但我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是我突然胆子大了,而是我刚从它更深层次的幻觉中逃出来,此刻这种低层次的幻觉对我来说就本就是不痛不痒。

    “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祖师赐真法,镇压冤孽于身前,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地鸣声响起,那张镇邪符如同有了灵性一般,迅速飞向一个角落。

    “呲”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四个人,我将桌子上的烟灰缸拿近了一些。

    “恨我吗?”

    我吐出一口烟雾,看着王艺纯说道。

    王艺纯摇了摇头:“你超度了我爸,我应该谢谢你的,不然他会一直没办法去投胎的。”

    “我爸对我那么好,我却没能多会来看看他,我真不是个东西。”

    王艺纯说着又哭了起来,抽起一张纸巾不断地擦去溢出的眼泪。

    我叹了一口气:“生死离别是人世间的常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不会安慰人,这是我的知识盲区。

    我的手里拿着几本日记本,是从王艺纯她爸房间里带出来的。

    我将日记上的卡扣打开,翻开了第一页。

    六月初八,晴,星期一。

    女儿出生了,听着她的呼声,我顿时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母子平安,一切都顺利。

    就起名叫艺纯吧,我也不是什么文化人。

    六月十五号,雨,星期六。

    小公主怎么老是不吃奶,本来出生的时候才不到六斤。

    不吃奶怎么行?

    去网上查了查,也没查到原因。

    明天去医院吧。

    六月二十四号,晴,星期一。

    终于开始正常吃奶了。

    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有些累了。

    不过看到小公主安好,就觉得自己的劳累是值得的,加油。

    日记很厚,我只是随意的翻看了几篇。

    这几本日记记录的全部都是王艺纯的事情,从刚出生一直到王艺纯上到初中的时候。

    虽然每篇日记都只是寥寥几句话,但也足以体现出王父用心至极。

    我将日记本放下,随后将烟头掐灭有点了一根抽了起来。

    亲人总会有去世的一天。

    人的寿数是由天定的,没有人违逆的了。

    无论是王艺纯还是我,亦或者是大部分情况相同的人,到这一刻都会有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

    为什么自己当初不多陪陪家人呢?

    王艺纯后悔的是没多陪自己的亲爹

    而我后悔的则是没有多陪陪老爷子

    恍惚间我又看到了老爷子坐在面前,打火机啪嗒一响,坐在沙发上抽烟。

    我很没用,大学毕业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

    别说孝敬老爷子了,连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最后还得靠着老爷子经营花圈店那点微博的收入来养活我。

    “等你明白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我的心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虽然这是我之前看的小说里的台词,但这一刻却让我心间炸开。

    我一只手捂在胸口,大口地喘息。

    烟头被我攥在手心里,伴随着炽热的感觉被我捏灭。

    刚才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砰”的一声爆了,战栗沿着四肢骨骸流了下去。

    “公子,你怎么了?”

    何子夜关切地问我,随后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端起水杯喝了几口才稳定下来。

    ”何大师,你没事吧?”

    王艺纯看到我的异样,连忙问道。

    我将手中的烟头扔进垃圾桶,笑了笑说道:“没事,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得先走了。”

    我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随后拍了拍*站起身来说道:“事情都解决了,如果再有什么事情的话给我打电话就行了,这个180开头的是我的号。”

    王艺纯接过我递出的纸条,看了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向我问道:“钱怎么给你,我没有现金,只能打到你的卡上。”

    “再说吧,到时候我给你发短信。”

    我头也不回地向着门外走去,心情十分的沉重。

    我骗了王艺纯,我家里根本没有事。

    花圈店里一共就三个人,我、何子夜、王宁,我们都出来了,花圈店能有个锤子事情。

    我只是想静一静,只是想找个地方看星星罢了。

    就像我之前根何子夜讲的那个故事而已,说不定哪颗星星就是老爷子呢。

    “轰隆!”

    我刚抬起头,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将我照的通亮。

    我点燃一根烟,漫无目的地向着前方走去,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去哪里,总之不在这里就行。

    “妈的,别人的父母为什么对儿女都这么好,我的父母咋就会把我扔到荒郊野外等死呢?”

    我深吸了一口烟,尼古丁顺着嗓子钻入了肺部,一种恍惚的感觉涌上心头。

    “滴答”

http://www.lyyww.com/21_21506/100694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